海洛因注射吸毒者的社交情况分析
来源: 毒品测试网   发布时间: 2016-11-19 22:57   62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社区海洛因静脉注射吸毒人员之间绝大部分存在相互关联,但吸毒者之间交往程度低,整个 网 络 受 到少数人控制或影响。

 静脉注射吸毒者(InjectIngdruguser,Idus)其使用针具注射的行为成为感染艾滋病病毒及其他血液传播疾病的高危人群。目前国内对社区Idus群体之间交流网络的研究鲜有报道。社会网络分析是社会学研究各种社会关系的一种较成熟的科学分析方法,使用该方法的目的:一是研究社会学关注的社会关系网络中“权力或者等级”问题,即某一个群体关系网络中是否存在拥有较大“权力”的个人(简称行动者),snA定量分析常用中心性分析的指标来表达;二是网络交往中存在的小群体问题,在snA常用凝聚子群分析的指标来表达;三是网络中行动者之间交往活动程度。国内引用snA方法在经济活动交往、文献合作、舆情监控和信息传播等众多领域取得不少研究成果,通过以上研究为指导相关领域的社会公共事务和经济管理提供了科学依据。故尝试用此方法研究目前公共卫生干预工作中所关注的社区IduS群体交往网络的结构和特点,可为Idus群体干预提供科学依据。

 
所有2013年主动参加百色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固定针具交换点针具交换的Idus。
 
采用snA中的提名法。在长期开展实名针具交换活动基础上,由获得吸毒人员信任的针具交换点工作人员作为调查员,记录下每次主动前来交换针具的Idus本人的姓名和本人提名帮助交换针具的其他Idus的姓名,以帮助交换针具的行为作为社区静脉吸毒人员之间交往关系的依据。整理2013年全年参与调查的Idus和与其有交往的Idus的名单。为保密需要对每个Idus均统一编号,建立一个无向矩阵数据库。使用snA常用的描述性定量指标,并使用ucInet6.212软件进行分析计算。同时使用netdrAw对矩阵数据进行可视化处理。
 
对参与调查Idus的基本情况,包括性别、是否为公安在册吸毒人员、参与调查次数、提名帮助交换的人数进行汇总分析。
 
本次研究关注Idus交往网络中是否存在拥有重要“权力”的行动者,网络中行动者之间的交往程度和网络中小群体现象。在ucInet6.212软件分析时,选取针对三方面常用量化指标和意义:1)度数中心性:描述的是行动者在网络群体当中所处的地位,指标有结点中心度(degree)和相对结点中心度,其数值越大,行动者在整个网络中越处于中心地位;2)接近中心性:指标有接近中心度,反映行动者信息不受他人控制的程度,数值越小则说明其越是处于群体的中心地位,受其他人控制程度越低。还有相对接近中心度,其数值越大则说明其越是处于群体的中心地位,受其他人控制程度越低;3)中间中心性:测量的是网络中各个行动者对当前网络当中信息交流的控制情况,有中间中心度和相对中间中心度两个指标,结果的数值越大行动者在群体中信息传播控制的权利越大,也更容易控制其他人;4)网络密度:分析群体中行动者之间联系强度指标,结果为0~1之间,数值越大说明网络内行动者之间联系越紧密,该网络对其中行动者的态度、行为等产生的影响也越大;5)成分分析:分析是否存在独立小群体;6)派系分析:找到其中有多少个相互紧密联系的派系以及每个派系包含哪些成员的情况,一般认为不同派系成员共享成员越多,行动者间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就越小。
 
2013年共有69人参与针具交换活动,其中有65人提名其帮助交换针具的Idus姓名,占94.20%(65/69)。其中公安在册人员占75.38%(49/65);男性50人,女性15人。参与调查的Idus最多参与交换活动为19次,最少为1次,合计参与针具交换活动261次,累计提名410人,平均每次交换活动提名1.57人。公安在册Idus参与活动229次,提名364人,平均每次提名1.59人;不在册的16人参与活动32次,提名46人,平均每次提名1.44人。
 
4名不参加调查的Idus均为男性,2人为公安在册吸毒人员,其中有1人被其他参与调查的Idus提名。所有不参加调查的Idus当年仅参加过1次针具交换活动。
 
320人分为三个独立群体,第一个群体有314人,占98.13%;第二个群体有4人,占1.25%;第三个群体有2人,占0.63%。整个群体分为20个派系,每个小派系中核心成员为3人,20个派系中有17个派系之间存在共享成员现象,占85.00%。
 
使用毒品被认定为违法行为,受来自公安的严厉打击,造成社区内活动Idus警惕性非常高,社区内该人群活动也非常隐蔽。过去调查中针对这类人群的调查活动多采用“滚雪球”抽样法,通过“种子”寻找调查对象,同时辅以经济奖励。这类调查方法多运用在短时间内的主动监测活动,但存在调查成本高和调查结果可信度差的问题。某省针对Idus人群调查中“仅使用新型毒品”的人群,在口吸方式下出现通过血液传播为主的丙型肝炎病毒抗体阳性率高达17.3%的结果,反映调查中存在可信度差的问题。曾有文献在介绍snA研究方法时提及在艾滋病研究领域收集相关数据难度大,故本次研究中就如何界定Idus存在交往行为方面,以其存在帮助交换使用过的注射器作为依据,主要考虑:一是Idus人群注射行为不仅是产生共针行为和传播疾病的基础,也客观产生对针具的刚性需求;二是只有存在较好交往关系基础上的Idus之间才可能帮助其交换针具。
 
本次研究运用社会网络分析数据收集方法中的提名法,在一个较长时间内连续收集Idus之间交往的信息,运用整体网络分析思路,将全年主动参加交换针具活动的所有Idus和其提名帮助交换针具的人员作为一个研究整体,明确了时间、范围和人员界线。snA的整体网络研究目的为了描述现象,揭示整体网的结构,研究一定地区的行动者之间的关系模式往往具有不同程度的“共性”,遵循一定的“模式”,因此整体网研究的结论具有一定代表性。就本次研究中的调查对象参与调查的比例高,从数据和结果上均显示,采用这种被动收集材料的方法容易降低Idus警惕性,作为一种研究数据采集方式在这个群体运用是可行的。虽然每个Idus每次提名其他Idus个体不多,个体每次提供信息呈现“碎片”化的特点,通过一定收集方式和计算机软件技术,是可以将这些信息“碎片”拼接成一个整体,反映社区内Idus交往的信息并加以分析利用。
 
本次snA调查网络密度结果显示,社区活动的Idus群体之间交往程度不高,远低于已查到国内不同的社会群体网络密度,如:班级内微信朋友圈网络密度为0.8770和0.1370、大学生友谊关系的0.0536和网民在热点事件联系网络0.0357。群体中存在少数人位于整个网络的核心地位,控制掌握信息、交流等社会资源,三个中心性的定量指标分析都显示,网络中不同行动者数量级别差别巨大,最低数量级个体占的比例高。以相对结点中心度为例,其最高数量级>9.404与最低数量级的0.313相差29倍以上,最低数量级个体占整个网络个体比例高达68.44%。
 
虽然本次研究的网络群体成分分析显示,整体分为三个独立群体,但绝大部分都集中在一个群体中。对第二群体和第三个群体的提名记录分析发现,第二个群体4人为一名不在册Idus提名其他3人形成;第三个2人的群体为一名在册Idus提名,两名提名者均在2013年仅参与活动一次。据此分析产生独立群体的现象可能的原因有:一是因被动收集数据的调查方法引起;二是可能社区内确实存在相对独立群体,真实原因需其他的补充调查分析和评估。但成分分析结果显示,绝大部分Idus之间或多或少存在关联。整个网络派系分析发现,320个行动者分为20个小派系,派系之间存在成员之间频繁交流现象,定量分析发现派系有非常高的共享成员现象。
 
本次调查显示,社区内绝大部分Idus存在相互联系,但Idus之间交往程度低,整个网络中少数人处于核心地位。通过与公安部门交流发现,本次调查发现的处于核心地位的个人均有大量贩卖毒品“零包”行为,最多一人有20次以上被公安部门处理记录。现场外展调查访谈也提示,这些人都或多或少有贩卖毒品行为,故提示社区Idus交往网络特点与毒品流通有直接关系。今后可利用以上特点来制定相应公共卫生干预策略、方式以提高干预效果。
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6年10月第22卷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