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吸食起源历史可追述到2500年前
来源: 毒品测试网   发布时间: 2019-10-07 01:06   3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这可谓是一个打破大麻起源历史的时间,距今已有2500年。把大麻称为最古老的植物毒品毫不为过。
古代祭祀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德国马普学会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通过对帕米尔高原上一处距今约2500年的古墓群遗址中遗存的焚烧物残留物分析,检测到大麻的生物标记物,这成为帕米尔先民焚烧并吸食大麻的直接证据,也是迄今发现最早的燃烧大麻并用于精神用途的直接证据,将有助于了解早期人类的文化习俗。该成果2019年6月12日发表于ScienceAdvances。

大麻(Cannab issativa)是大麻科大麻属的一年生草本植物,有着数千年的栽种史,与古人类的生活关系密切,不仅能用于食用、榨油、制作绳索、衣物和造纸等,在中原之外,还有一部分大麻品种的叶片、花和苞片中,因含大量四氢大麻酚等生物活性成分而具有致幻、麻醉等作用,被广泛用于宗教、仪式及医疗等活动中。至今已有大量从孢粉、果实、纤维、印痕及文献等方面研究大麻植物早期利用的工作,但都难以准确揭示其在精神领域的使用情况。

2013年和201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新疆队在帕米尔高原东部塔什库尔干地区发掘到一处距今约2500年的独特墓群——吉尔赞喀勒墓地(又称曲曼墓地),该遗址具有明显的宗教特征和仪式性建构,地表保留有大面积错落有致的黑白石条遗迹,以及圆形封土堆(其下有单、双石圈);出土遗物中以木质火坛最为引人注目,火坛内部有强烈灼烧的痕迹,且放置有数量不等的卵石,卵石表面也有烧灼痕迹,火坛外部则无过火痕迹。

为探究这些火坛内的焚烧物,中国科学院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系的残留物分析团队从出土的火坛残块及其内部烧石中提取有机物,进行气相色谱—质谱联用分析,在绝大多数样品中检测到大麻的生物标记物,证明火坛内普遍焚烧过致幻植物——大麻。样品中检测到的大麻素以大麻酚即四氢大麻酚的降解物为主,暗示原始植株是生物活性成分含量较高的大麻类植物,推测其因具较强致幻效力而被用于仪式活动中,起到了重要的媒介作用。该研究提供了迄今发现最早的燃烧大麻并用于精神用途的直接证据,充分显示了有机残留物分析在考古研究中的应用前景。

这里所谓的“吸食”,是指闻吸空气中因焚烧大麻而产生的烟雾,并非今天意义上的“吸烟”。当地先民可能是将大麻放在木质容器内,再放入充分灼热的卵石,用来辅助加热大麻,产生的烟雾中含有刺激性的活性成分,仪式参与者吸入后会影响其意识和身心状态,导致进入特殊的迷幻状态。

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所著《历史》一书中,最早记载了中亚地区游牧民族吸食大麻的行为,中国、俄罗斯及哈萨克斯坦等地的考古遗址中也陆续发现宗教色彩浓厚的大麻遗存,表明古代仪式中使用大麻是一种跨文化现象,在公元前一千纪(公元前1年—公元前1000年)中期,在欧亚大陆已较普及。自然条件和地理位置的特殊性,使得地处新疆西南边地、帕米尔高原东部的塔什库尔干地区,在古丝绸之路上发挥着重要作用。该遗址出土器物的特征及锶同位素分析等的研究,均反映出在丝绸之路正式开辟前,帕米尔高原与周围广大地区存在着普遍的人群往来与文化交流。研究者认为:“与其说早期丝绸之路的交流路线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不如说是一张将中亚置于古代世界中心的路网。该研究表明,具有较高化学活性物质的大麻品种及吸食大麻的行为作为一种文化传统,正是沿着这些贸易路线加以辐射传播。”

大麻是当今世界主要的毒品与医用植物之一,而在古代社会,人类对大麻的利用却更注重“仪式感”,在宗教祭祀等活动中,作为致幻剂的大麻会直接影响参与者的身心状态,使其获得超验性的感知与体验。虽然当时塔什库尔干地区先民的具体宗教信仰与观念形态仍有待探索,但从该墓群呈现出的众多考古现象可初步勾勒出该遗址的部分仪式行为:跳跃不定的火焰、有节奏的音乐,加之焚烧大麻所释放的迷幻烟雾与芳香气味,都旨在将人们的思想意识引导到某种特殊的幻境之中,获得与“超自然”的沟通与联系。
木制火坛
吉尔赞喀勒墓群遗址地处帕米尔高原东部塔什库尔干地区,距今约2500年。遗址具明显的宗教特征和仪式性建构,地表有大面积错落有致的黑白石条遗迹和圆形封土堆;出土物中有木制火坛,其内部有强烈灼烧的痕迹,且盛有数量不等的卵石,卵石表面也有烧灼痕迹,火炭外部则无过火痕迹。相关残留物分析表明这些木质容器内普遍焚烧过大麻,大麻焚烧所释放的致幻性烟雾可能被用于丧葬等仪式活动中。
本文转自《科学》201904

大麻资料:

吸食大麻的人有哪些特征

没有吸食大麻为什么尿检阳性